【军事地理】穿越“麦克马洪线”的中国人

2013年5月5日,中印终于“帐篷对峙”尘埃落定,双方几乎同时从喜马拉雅山区的对峙位置撤军,从而结束了为期三周的军事僵局。

此前,中国外交部否认中国军队超过实际控制线。何为“越线”?中印双方都心中有数,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中印边界从未正式划定。

在20世纪80年代,边境谈判陷入僵局后,双方开始探讨“核实边境实际控制线”问题。这是避免双方边防部队造成事端甚至擦枪走火,在1993年和1996年,中印两国签署了两份关于边界问题的协定。但20年过去了,“实控线”的核实工作进展甚微。

资料显示,整个中印边界全长1700余公里,分西、中、东三段。在每一段边界上都有争议地区。在西段,双方争议面积为33500平方公里,主要是新疆阿克赛钦地区归属之争。

在中段,双方争议面积约2100平方公里,分为4处,现控制在印度手中。在东段,双方争议面积约9万平方公里,是传统习惯线与麦克马洪线之争。在整个中印边境争端中,东西两段是争议重点。

事实上,中印两国边境多年来没有发生大的摩擦或冲突,中印边境地区总体保持了和平与安宁的局面。

我国主张双边和谈,争端的解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要有耐心。下面这篇独家探险文章,或许让普通中国人一窥中印未划定边境上的真实生态。

很少有人知道,就在墨脱县管辖的约3.14万平方公里中,约有2.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被“麦克马洪线”划到了印度一边,而这仅仅是被“麦克马洪线万平方公里国土中的一小部分。

2012年9月27日,三名户外运动爱好者在三名门巴族猎人的协助下,自墨脱县城徒步出发,进入墨脱无人区探险,因GPS定位仪出现误差,意外穿越“麦克马洪线”

转经路线成了印度“控制线月中下旬,通往墨脱县城的公路因泥石流与塌方已经中断了一周时间。探路者一行三人,从坍塌的路基上,徒步数十公里进入墨脱县城。

9月27日,在当地三名猎人罗布顿珠、次仁罗布、五金罗布的协助下,他们沿着墨脱县城东南侧的山脊,垂直爬升约一千米,再步行几公里后,来到著名的仁钦崩寺:这是进入墨脱无人区的必经之路寺院旁边的关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允许汉人进入这一地区),让内地对墨脱无人区了解甚少。

在同行猎人的斡旋下,三人在把随身证件(身份证与边境通行证)抵押给关卡后通过,这是一条骡马均无法通行的路,大多时候需要手脚并用,在崖壁和密林间钻行,蚂蟥、毒蛇成为身边不时出现的常客。突如其来的雨每天都会数次降临,让本就泥泞、时隐时现的路,成了一片片的泥潭。

穿过一片湿地,进入一片杜鹃林,还没钻出杜鹃林,雨点就飘洒了下来,一条湍急的山涧拦住了去路,幸好山涧上有一座木桥,而所谓的桥,就是被砍到的大树。倒地的树干上长有一块鲜艳无比的菌块

又钻进一片美丽的杜鹃林,只见一片类似坝上草原的草甸山谷出现于眼前,在这将近3900米高海拔地带,能够看到如此美丽的草甸,令人惊奇。

山谷中有一条小河如银色珠链般流淌着,世外桃源般的仙境,成了苦不堪言路途的最大回报。

每隔几天,都有一些虔诚的转经人,不远千里而赶来朝拜贡堆神山。但许多门巴、珞巴、藏族民众根本不知道,转经的路途,正是印度所谓的“控制线”

9月28日中午,一行人在哈哥河谷遇到了从“麦克马洪线”巡逻回来的巡逻队,这支队伍由边防部队与当地的民兵组成,民兵告诉他们,印军巡逻队在几天前也刚刚到过扎布拉山口一带,让他们加倍小心,注意安全。

在巡逻路线上,中国巡逻部队雇佣墨脱当地的民工用树木铺成了很多木桥和木板,在方便自己的同时,也造福了前来贡堆神山转经的。

当然,还有印度边防部队的足迹。只见营地外的一个木桩上挂着一张赤斑羚的羊皮,次仁等人仔细查看,只见羊皮上有几个弹孔。赤斑羚在中国属于保护动物,中国军人和猎人都不允许捕猎。

猎人向导次仁讲,印度军队每年至少来两次,他们有时候甚至会越过“麦克马洪线”。

扎布拉山口,一块用中文和藏文书写的标牌赫然于眼前。越过这道标牌,就将越过“麦克马洪线”。

站在扎布拉山口,其南侧是一片广阔的草甸湿地,在标牌南面大约几百米处,一块巨石上用油漆涂有中国二字,不用问,这是我们几天前遇到的巡逻队的杰作。

次仁说,中印双方巡逻队每年巡逻到此时,都会在这块石头上大做文章,印度兵过来,就用英文写上“India”,而中国军队过来后,就会涂掉英文,用汉字书写中国两个大字这场斗法年年如此。

在吃午饭的时间查看GPS,忽然发现,由于沟通问题,此时的地点已经与原定地址向西偏离了约4公里左右。但恰恰是这一失误,使探险队大大超越原先的设想,深入到“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

自幼喜爱军事的探险者发现,纵观扎布拉山口一带的地形,虽然海拔接近4000米,但这一带地势较为平坦,山口南侧有一片面积约两平方公里的草甸湿地,如果在这里依托有利地势,可有效对扎布拉山口南侧20公里的纵深地域进行巡防和警戒。

湖边几乎没有什么缓坡,很难以立足,回望被“麦卡马洪线”分割于南端的领土。

大家觉得应该留下点什么,于是在一块树干上刻下了“中国娘姆错”字样,并列下了全体人员的名字。同时,大家找到一棵小树,将一面五星红旗留在了娘姆错边。

揭秘:中国从不承认的“麦克马洪线”炮制始末

1913年10月13日,西藏问题各方在印度北部的西姆拉举行会议,史称西姆拉会议,会议期间英国和西藏谈判代表,在中国明确拒绝的情况下,签订了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条约,但因为此一条约过于苛刻,甚至连当时的十三世也拒绝承认。在西姆拉会议期间,英方代表麦克马洪背着中方代表私下与西藏代表用秘密换文的方式,在一张地图上划了一条所谓的中印边界线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这就是中国政府从来不承认的“麦克马洪线《腾飞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何亮亮:1919年前后整个中国被新的思潮所推动,国民的民族性伴随着民主和自由精神的传播而逐渐觉醒,在这中间尤以西藏地方,驱逐英国使团最为人所振奋。1840年之后,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开始进入中国,英国开始了对西藏的入侵,1846年英国以拉达克属于克什米尔为由,占领了原属于西藏的拉达克地区。1860年和1864年,英国先后占领了锡金、不丹两国的大片国土,开辟了入侵西藏的基地,1888年3月英国向邻近锡金的西藏隆吐山的藏军阵地发动进攻,这是英国第一次武装入侵西藏。而到了1904年3月之后,英军更是向西藏发起新的进攻,在屠杀了大量之后,强迫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不平等的《条约》。1906年英国与清廷签订了《北京条约》之后,便在西藏的三处地方享有了治外法权,至此西藏地区和全国一样也沦为了半殖民地,在这个期间,西藏的上层尤其是十三世的态度值得关注,他首先是趁乱局向当时的清政府索要,不经驻藏大臣任命官员的权力,被中央拒绝了,逐生怨愤,背弃朝廷。

十三世原来是要想联俄抗英,因为俄国在日俄战争中失败而落空了,故转而投靠英人。1911年10月,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爆发,推翻了清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驻藏川军发生内乱,局势失控,英国认为时机来临了,所以怂恿派下属潜回西藏,组织民军驱逐了驻的清朝官员和军队,宣布所谓“西立”。1913年10月13日,西藏问题各方在印度北部的西姆拉举行会议,史称西姆拉会议,会议期间英国和西藏谈判代表,在中国明确拒绝的情况下,签订了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条约,但因为此一条约过于苛刻,甚至连当时的十三世也拒绝承认。在西姆拉会议期间,英方代表麦克马洪背着中方代表私下与西藏代表用秘密换文的方式,在一张地图上划了一条所谓的中印边界线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这就是中国政府从来不承认的“麦克马洪线年五四运动前后,全国各地特别是川滇等省的爱国民众,愤怒抗议声讨英国制造“西立”,民国政府恢复了与的联络,此时英方派出特别代表柏尔在提出西藏要独立、要增税,由英国企业来控制印藏交通和矿产,遭到了的强烈反对。1921年春参加传召的两万多名和群众,向噶厦提出了“赶走洋人”的要求,柏尔不得不返回了印度。

首播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 20:30重播时间:星期二至星期六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