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英超球队的卖身疑云:3200亿身家背后的阴谋与阳谋

3亿英镑,以吸血鬼著称的英国商人麦克阿什利(Mike Ashley)终于要得偿所愿,将纽卡斯尔联转手来自沙特的买家。老板套现离开,土豪借足球登台,喜鹊告别囊中羞涩的时代……然而这桩看似多赢的交易,却迟迟未获批准得以敲定。

1996年,凯文基冈(KevinKeegan)治下的纽卡斯尔联,在积分榜一度领先曼联9分的大好形势下,最终被反超4分,获得联赛亚军。

那是被称为「喜鹊」的纽卡斯尔联,距离英超冠军最近的一次,却也是高地人(Geordies)在英格兰足球中,迄今为止最高光的时刻。

24年后,几经沉浮的纽卡斯尔联即将迎来新的金主,组建又一支英超豪门。然而足球本身,也从竞技主旋律,变成了政治与经济的博弈工具。

让现球队老板麦克阿什利走人,恐怕是大多数喜鹊球迷积怨已久的心声。

「体育用品零售公司」即「SPORTS DIRECT」——是让阿什利成为身家20亿英镑富豪的主业。该公司在1982年由阿什利一手成立,是英国最大的体育用品零售连锁商店。所以,业余壁球运动员出身,并靠体育生意发家的阿什利,被喜鹊球迷当成了俱乐部的英雄和救星。

然而,在阿什利掌控纽卡的这13年里,纽卡斯尔两次降入英冠。虽然曾经在2011-12赛季拿到英超第五的不错成绩,但在球迷眼中,纽卡斯尔早已不是一支能跟豪门球队叫板的英超球队。

吝啬,是阿什利作为俱乐部老板最不受球迷待见的一点。曾经多次许诺要高价引援大干一场的阿什利,从未花大价钱给俱乐部带来真正的重磅球员。在他掌管的13年里,有5个赛季俱乐部在转会市场卖人挣的钱比买球员的花的钱还多。

不愿意花大钱买人就算了,阿什利作为商人的种种算计,更是让球迷反感。成为纽卡老板后,阿什利把球队主场「圣詹姆斯公园」直接更名为SPORTS DIRECT球场,把俱乐部当成了免费的营销工具。

4400万英镑的乔林顿和2400万英镑的阿尔米隆,是阿什利为数不多的高价引援

对于阿什利的「无情无义」,喜鹊球迷罄竹难书。2014-15赛季末段,纽卡深陷保级泥潭。在球队最困难的时候,战胜了睾丸癌重返赛场的阿根廷国脚古铁雷斯在保级关键战中一传一射,帮助喜鹊2-0力克铁锤帮。然而,那个赛季结束后,阿什利却决定与这位球队功臣解约。

阿什利的这一系列骚操作,让纽卡球迷巴不得俱乐部早点易主,告别浑浑噩噩的时代。与此同时,如坐针毡的阿什利,又何尝不想找到「接盘侠」呢?

当年成为纽卡老板,阿什利除了1.35亿英镑的真金白银外,还承担了俱乐部7000万英镑的债务。在俱乐部运营层面不进行追加投入,实行自负盈亏,是阿什利的生意之道。在英超商业价值飙升的近十年里,许多中小俱乐部的确可以自给自足,略有盈余。

纽卡斯尔联作为曾经的劲旅,心气和眼界并不同于其他投入相似规模的中小球队。然而,在目前英超格局下,想要跟「BIG 6」掰手腕,投入就得翻上几番。比起英超豪门背后那些石油大亨、金融大鳄,做体育用品生意的阿什利的确心有余而力不足。与其被球迷和媒体嘲讽辛苦保本,不如赶紧套现,潇洒离开。所以,早在2017年阿什利就公开表示有意出售纽卡,欢迎各路买家询价报价。

此外,阿什利也明白,从营销的角度,纽卡对于SPORTS DIRECT的价值已经逐渐「榨干」。加之全球新冠疫情爆发,对体育零售行业带来巨大冲击,此时通过出售俱乐部来贮备资金度过困难时期,也是理性的商业决策。

在如此的情势下,能有一家出3亿英镑的买主,对于阿什利和纽卡球迷而言,似乎都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然而,这桩在前期运作顺利的收购,却卡在了英超联盟的俱乐部拥有者审查(The owners and directors test)制度。

这项审查,针对的就是俱乐部的新买家和其背后的公司、组织。新的俱乐部拥有者是否有违犯、犯罪行为;是否有足够的资金、资产保障运营,是收购案通过英超联盟审查的标准。此前国内的棕榈资本收购西布朗、莱茵体育收购南安普顿,都走过这个程序。

阿曼达斯坦维利(Amada Staveley),是第一位需要提到的关键人物。这位现年47岁的英国女企业家掌管着一家名为PCP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公司。该公司最大的业务,就是帮助卡塔尔、阿联酋、沙特等海湾国家的财团、资本在英国进行各类项目的收购、投资。

2008年,PCP先是帮助阿布扎比财团和卡塔尔财团以73亿英镑买下巴克莱银行16%的股份,紧接着又帮助曼苏尔财团以2.1亿英镑的价格收购曼城俱乐部。此次3亿英镑收购纽卡,也是由斯坦维利的PCP公司出面进行操作。

但实质上,大部分收购资金并不来源于PCP公司。如果收购完成,斯坦维利只拥有纽卡10%的股份。真正的大老板,是沙特公共投资基金(Saudi Arabias Public Investment Fund,PIF)。该沙特国有投资机构的管理者亚希尔(Yasir Al-Rumayyan),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纽卡俱乐部的主席。

问题,恰恰就出在了这个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上。该国有基金的投资,其实就是沙特的国家行为,整个PIF基金的最终控制者,也是沙特王储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 Al Saud )。

而沙特近些年,一直处在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最受争议的事件,莫过于在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发生的血案。

贾迈勒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是沙特著名的新闻记者,他经常对王储本萨勒曼和沙特政府进行批评和抨击。2018年的10月2日,卡舒吉到沙特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办理离婚证明。然而,走进大使馆的他却没能活着走出来。在大使馆内,卡舒吉被一个执行谋杀任务的小组严刑拷打,最后注射过量药剂身亡,并被肢解后悄悄运出了大使馆。

这桩在当时轰动全球的谋杀案,让沙特当局和王室受到了无数的谴责和质疑。此后,沙特政府逮捕了18名嫌疑人,判处了5人死刑,这其中的一人,曾是王储本萨勒曼的亲信。

在外界很多人看来,由本萨勒曼掌管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是沾满了鲜血的财富。尽管本萨勒曼王储曾在CBS的采访中亲口否认是他下达了谋杀卡舒吉的命令,但如此有争议的沙特财团要成为纽卡斯尔的幕后金主,对于英超联盟、纽卡俱乐部和英国政府而言,显然需要更为谨慎地处理。

谋杀案发生后,本萨勒曼王储在CBS的采访中否认是他下达了谋杀卡舒吉的命令

与此同时,卡舒吉的遗孀哈蒂杰坚吉兹(Hatice Cengiz)也已经通过律师向英超联盟发出声明,希望英超方面不予通过纽卡收购案。在5月10日晚BBC 5 Live 的广播节目中,坚吉兹还公开喊话英超联盟:

道德价值观被优先考虑。我的观点希望能让纽卡的管理层和收购案的决策者听到。这样的收购行为不应该单纯地考虑金钱和政治,而是加入道德标准的考量。这个世界上金钱不是万能的。让像王储这样的人明白这个道理非常重要。在英格兰足球世界中,不应对谋杀、反人类暴行有任何容忍。

此外,沙特财团备受争议的,还不仅仅因为这桩离奇的谋杀案。众所周知,沙特是政教合一的君主专制国家,《古兰经》是国家的最高宪法。女性权力在沙特社会的矛盾冲突,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沙特的国际声誉。对于有些许道德执念的英国社会而言,让纽卡成为一家被沙特王室控制的俱乐部,心里总有些别扭。

此前许多支持收购的纽卡球迷和媒体在了解PIF背景后,态度也变得模棱两可。

就在英超联盟谨慎处理收购案的同时,沙特在海湾地区的劲敌卡塔尔,也暗地里用起了手段,希望搅黄这笔生意。

多年来,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三国相互竞争,希望掌握海外地区更大的线年,包括沙特在内的海湾9国陆续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双方的关系从此剑拔弩张。

与伊朗的往来过于密切,是沙特坚决对抗卡塔尔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教各国中,沙特绝大部分人口是逊尼派,而伊朗是什叶派,两个教派在历史上一直存在冲突和分歧。卡塔尔虽然在地理上被沙特从陆地上「包围」,但因为其海上的天然气田横跨卡塔尔和伊朗共享的波斯湾,使得两国的关系愈发紧密。海湾地区的这一政治局势,无疑是沙特所不想看到的。

此外,卡塔尔1996年创建的半岛电视台在海湾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逐渐增大。对外的话语权由卡塔尔掌握,这使得沙特在内的海湾地区各国都心存隐忧。沙特对卡塔尔实行全面制裁,而卡塔尔也不会放过让沙特难堪的机会。

在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与纽卡达成收购协议后,卡塔尔的体育媒体集团beIN Sports就给英超联盟和19家俱乐部(纽卡斯尔联除外)发了一封声明,强烈要求英超该收购案。

作为英超在海湾地区的独家版权转播商,beIN与英超联盟5亿美元的合约签到了2022年。然而2017年,一家名为beoutQ的电视台开始大量盗播beIN Sports在内的各类体育节目、赛事,并在沙特地区进行直播。这严重损害了beIN Sports的权益和英超赛事在国际版权市场的价值。

而种种迹象表明,beoutQ的出现,就是沙特为了打击卡塔尔传媒产业的一计。

如今沙特财团要收购纽卡,吃过盗播大亏的beIN Sports自然是要借机大做文章。如果英超联盟批准此次收购,那么很可能在2022年损失一家版权购买大户。

除了以盗播纠纷逼英超叫停收购外,卡塔尔方面还告知英超联盟,如果PIF成为纽卡斯尔的控制者,那么整个英超联赛的公正公平性也在受到威胁。因为谢菲尔德联俱乐部的控制者,是沙特的另一位王子, 阿卜杜拉(Abdullah bin Musaad bin Abdulaziz Al Saud)。

两位沙特皇室成员控制着两支英超俱乐部,这很难不让人往关联俱乐部方向上猜测。基于避免俱乐部之间出现利益关联的原则,纽卡的收购案也的确存在被英超联盟叫停的风险。

继续深究这笔交易,还会有一个问题:过去很少涉足全球体育产业的沙特,为何从国家层面开始收购欧洲的足球俱乐部?

阿布扎比的曼苏尔酋长在2008年收购曼城俱乐部后,逐渐通过其城市足球集团(City Group)来扩充其体育版图,再以足球的名义到世界各地安营扎寨做生意。而卡塔尔体育投资集团(Qatar Sports Investment)通过收购巴黎圣日耳曼,逐渐在欧洲足坛树立起了话语权。

投资足球,就像是海湾国家向世界递出的一张名片。在此之前,沙特因为各类原因受到国际舆论的指责,足球,也许是逐渐扭转国家和皇室的形象的一种方式。

还是以曼城背后的阿布扎比财团为例,该集团在入主曼城俱乐部之后为整个曼城斯特城市乃至整个英国范围内的发展提供了诸多帮助。2014年6月,阿布扎比集团宣布与曼市政府签订协议,在未来十年里投资10亿英镑用于在曼市的安考茨地区新建至少830栋居民房,以提高未来这个周边居民的居住条件和生活质量。通过城市足球集团的帮助,曼市政府能够在2027年顺利完成对于升级东部郊区社区的目标。

在此之后,城市足球集团与英国政府合作建立的新曼城足球青训学院正式投入使用。在这个项目中,城市足球集团投入将近2亿英镑。而从2015年开始,城市足球集团与英国文化部合作,每年在英国30个城市150个体育中心投入共计800万英镑用于推进草根足球的发展、基层足球教练员的培训以及女子足球的普及。

精明的阿拉伯人,在通过一系列足球相关的项目获得社会的美誉的同时,还在欧洲发掘出更多的商机,可谓一举多得。

回到「喜鹊」的收购案。如果交易达成,有着3200亿美元储备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拿出3亿英镑收购一家有底蕴的英超俱乐部,那么就真的是让沙特人花小钱办了大事。

我们同样不能忽视纽卡斯尔联俱乐部,作为投资标的的巨大商业潜力。作为英格兰东北部的重镇,该城市东面有海港,西面有国际机场,铁路向北2小时能到达苏格兰的爱丁堡和格拉斯哥,向南3个小时能直达伦敦,地理位置优越且交通便利。

历史上,纽卡斯尔一直是英格兰的工业、煤炭重镇和北部的出海港口,其人口、GDP一直位列英格兰城市的前五位。围绕纽卡斯尔,辐射英格兰整个东北整个泰恩河畔,能让沙特财团在足球之外寻找到更多与当地政府、企业合作的商业机会。

而纽卡斯尔联俱乐部,虽然在当下不及英超六强,但从球队底蕴、认知度、品牌价值方面,「喜鹊」较其它英超同规模俱乐部有不少优势。不仅如此,容量达到5万2千人的纽卡斯尔联主场圣詹姆斯公园,也是英超俱乐部中少有的坐落于城市中心的球场。仅仅是围绕球场来做商业开发的文章,都有着巨大的想象力。

对于淳朴的英格兰高地人而言,他们的愿望异常简单。无非是希望自己的球队能有一位有财力、愿花钱且尊重足球的老板,让他们能在每周末的圣詹姆斯公园里庆祝一场胜利。然而,即便是这场你情我愿,看似多赢的收购案,也有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和背后关于政治、宗教、道德等方面的影响和博弈。

在职业足球、金元足球的世界里,对于足球纯粹的爱,似乎已经变得异常奢侈了。

这个隐秘家族富了342年英国女王不过是他家的租客 【经纬低调分享】

休·格罗夫纳是世界上30岁以下最有钱的人,他的身价达124亿美金,拥有英国0.22%的土地,共计133,100英亩,是英国女王的7倍,可以说是英国最大的「地主」。

作为第七代威斯敏斯特公爵,格罗夫纳家族历史悠久,是17世纪靠房地产发家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格罗夫纳家族财富是经过很多代人努力,累积了342年而来的。

休格罗夫纳一出生就在别人几辈子都达不到的终点。既然出生已经赢在终点,那是不是就可以躺着了?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家族也就不可能繁荣了三百多年。他们低调,不炫耀,休格罗夫纳“不务正业”地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慈善。老公爵生前的遗愿就是建退伍老兵康复中心,为他们提供创伤医疗设备。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休格罗夫纳在2018年6月给英国国防和国家康复中心捐了7000万英镑,这笔善款将直接用于帮助老兵。

老公爵曾经在休格罗夫纳出生的第二年接受采访说:「我的儿子生来就含着最长的金钥匙,但他不可能终身含着它,他必须学会如何把得到的回馈出去。」

有一句话说得很对,「财富是先人积累下来的,路还要自己走的」。以下,Enjoy:

1月29日,是身家124亿美金的黄金单身汉「Hugh Grosvenor – 休格罗夫纳」27岁生日,作为第七代「Duke of Westminster -威斯敏斯特公爵 」,他是世界上30岁以下最有钱的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句话在大不列颠可行不通,Hugh拥有英国0.22%的土地,共计133,100英亩,是英国女王的7倍,他可是英国最大的地主。

他更是拥有半个伦敦的男人,伦敦最有名的两块富人区:Mayfair和Belgravia都是他的。

而且女王住的白金汉宫,位于伦敦温斯敏斯特市,换句话说,女王住在他的封地上。

什么「富不过三代」都是用来形容暴发户的,Hugh Grosvenor告诉你,真正的有钱人可以富很多代,他们家就扎扎实实地有钱了342年,而且不出意外还会继续有钱下去。

今儿康总我就从这个公爵的家族发家史聊起,告诉各位老爷,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这么有钱。

Hugh的祖先托马斯格罗夫纳男爵,在1677年娶了一个特别有钱的太太玛丽,带来了一大笔嫁妆,包括了伦敦市西部、泰晤士河以北的500英亩土地和一个庄园。

这500英亩地除了在上个世纪被出售的Pimlico,也就是图中蓝色的部分,剩下的300亩就是今天格罗夫纳家族百亿家产的一小部分——伦敦两个最富的区Mayfair和Belgravia。

有了土地,开发房地产也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毕竟土地是死的,开发起来才能生钱。

1710年,托马斯的儿子理查德格罗夫纳爵士在母亲嫁妆的Mayfair区,开发了格罗夫纳广场,这是这个家族的第一个开发项目,也使他们家的财富迅速膨胀。

尝到土地开发的甜头以后,这个家族就在英国各种置办土地,并逐渐成为了英国大地主,财富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

在1874年,维多利亚女王授予当时家族的掌权者,休格罗夫纳公爵爵位。没有错,第一任威斯敏斯特公爵也叫Hugh Grosvenor,和现在这位27岁的公爵一个名字。

这个家族其实有三个Hugh Grosvenor,而第二个最有名,作为初代威斯敏斯特公爵的孙子,他是英国首富,有钱到可以买下整个伦敦,还结了四次婚。最为后人所津津乐道的,还是与Coco Chanel的情人关系,就是你女朋友整天在你面前念叨的那个Chanel。

在1925年一个蒙特卡洛趴体上,这位公爵遇到了香奈儿,然后就开始追求她。Hugh公爵的撩妹手段也是一流,就是现在有钱人常用的那套,亲自送花送豪宅,还带香奈儿坐游艇到处玩。

不过香奈儿女士也是很有个性,只愿意做情人,不愿洗手作羹汤嫁为人妇,拒绝成为首富的老婆,还说出「你的老婆有很多个,但Coco Chanel只有一个。」这样放今天看都很先锋的话。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多情的公爵和香奈儿好了十年,虽然他在这段时间离婚又娶了别人,但好歹有4年没有老婆,不愿嫁给他的香奈儿永远都是心中白月光。

20年后,依旧忘不了白月光的公爵在伦敦市中心的街头灯柱上,刻上「香奈儿」的品牌标志,同时刻上一个大写的威斯敏斯特公爵家族的家徽「W」,以此纪念心中那朵白玫瑰。因为这片区都是他的,所以玩起小年轻灯柱刻名字示爱这一套也就光明正大,还能成为流传百年的佳话。

这个结了四次婚的风流公爵死后却只留下两个女儿,所以他的爵位传给了他堂弟威廉,这个威廉只做了10年公爵也死了,爵位传给了另一个堂弟。新的公爵也只做了4年就领了便当,死后他弟弟罗伯特,也就是第七任威斯敏斯特公爵的爷爷,成了新公爵。

到了Hugh公爵的父亲杰拉尔德,在04年他的财产是49亿英镑,接受采访时说他每天五点半起床,每天工作12小时。

在他的带领下,罗格纳夫集团开始拓展海外业务,在英国境外投资建设房地产,这也使他在2016身家94个亿,在那年泰晤士日报富豪排行榜中排第六,成为英国第三富有的人。

他住在伊顿庄园,有专门的词条,建于17世纪,整个庄园的面积达4,400公顷,差不多四分之一个北京那么大。其中约500公顷的公园和20公顷的花园,而中国古代皇帝住的故宫也就72公顷。

现在的房子是在1960年后重建的,之前的房子太大而且旧了,第五个公爵罗伯特在修缮时就把它拆了,只保留了教堂,钟楼和马厩,看起来低调了很多。

当然,低调的伊顿庄园也很大,04年Hugh的父亲杰拉尔德公爵接受采访时说「伊顿庄园光屋顶面积就有几英亩大;厨房离餐厅有3英里远,饭菜送到餐桌上时总是又冷又硬,餐厅能容下100人就餐。」

四分之一个北京大的庄园完全是私人住宅,不向公众开放,但每年会开放三天,为慈善机构筹集资金。

除了伊顿庄园,Hugh还有其他庄园。比如1980年从Sefton伯爵那里买的占地23,500英亩的Abbeystead庄园,就有连绵起伏的丘陵和600多英亩的林地,还有22个农场。

位于苏格兰萨瑟兰西北部的96,000英亩的Reay Forest Estate也是他们家的,有三座山,里面有多达3,500只野鹿。

格罗夫纳广场想必各位都很熟悉,可以说是伦敦的地标,也是伦敦最豪华的住宅区。「傲慢与偏见」中卡洛琳就说过:「亲爱的,我们距格罗夫纳广场很远啊,不是吗,达西先生?」

从2016年起伦敦最贵的房产伊顿广场也是他的,房价在1700万英镑以上,平均也就1.5个亿人民币吧。

戴安娜王妃的外祖母、英国前首相张伯伦、奥斯卡女演员费雯丽、荷兰女王威廉敏娜、希腊和丹麦的凯萨琳公主什么的都曾经在这住,现任威斯敏斯特公爵Hugh Grosvenor自己平时也住在这,毕竟伊顿庄园不在伦敦,而且实在太大了住起来不方便。

除了伦敦,Hugh房产遍布世界,利物浦的Paradise street,都柏林的Liffey Valley、温哥华的Annacis Island、上海的瑞安广场,还有东京、香港的许多个商业地产都是他的。

所以说,Hugh一出生就在别人几辈子都达不到的终点。既然出生已经赢在终点,那是不是就可以躺着了?

他的老爸在他出生第二年接受采访说:「我的儿子生来就含着最长的金钥匙,但他不可能终身含着它,他必须学会如何把得到的回馈出去。」

公爵的老爸在教儿子方面很有一套,英国的贵族都喜欢送孩子去读贵族学校,从小培养交际圈什么的,但杰拉尔德公爵说:「把孩子送到哈罗那种地方,一年只跟孩子见几次面,直到19岁才回到我们身边,我看不出这有什么意义。」

所以Hugh公爵小学是在他们家伊顿庄园旁边的一所走读学校读书,这个学校最有名的校友就是他本人。

小学毕业后,2000年到2009年Hugh公爵是在Ellesmere学院读的,这是一所成立于1884年的私立学校,毕业的那年他还是学校的尖子生,最后一年还成了学校的学生会主席。

同时他还是学校的足球队队长,带领球队得了奖,下图第二排中间的那位黄毛小子就是Hugh。

低调地从高中毕业后,他跑到纽卡斯尔大学学习农村管理,这个专业也是很有意思,可能是因为家里有太多地,而且很多都在农村,所以要学怎么好好管吧。

当时同学们都不知道他的家庭是什么背景,每次问他住哪他不说,在学校低调做人,所以大家也真没把他往什么公爵的儿子那方面去想。毕竟哪个亿万家产外加公爵继承人会穿件印着蓝色小熊的粉色睡衣和朋友一起开睡衣派对?

到了21岁,他的身份终于曝光了,生日的时候,他爸花了500万英镑给他办了场生日派对,请了800来宾,连哈利王子都去了。

和Hugh关系很好的几位大学同学也受到邀请,到他家都惊呆了。当时有人告诉杂志「当了这么多年同学,真是一点都看不出他是有钱人。」「他从来没有炫耀,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经常主动买单,人很不错。」

隔年,备受关注的乔治小王子出生,Hugh成了七位教父之一,在当时也算是引起轩然,要知道未来英国国王的教父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到这时他才被媒体和群众所关注。

身份曝光之后Hugh依旧很低调,毕业后他在Wheatsheaf Investment干物业管理,还跑去牛津大学进修。

跑到自家公司干了一年,2016年1月后又跑到一家和自家没关系的绿色能源公司Bio-bean当客户经理,似乎有钱人家的继承人都喜欢跑出去感受下世态炎凉证明自己能力。

还没等到他大展宏图证明自己,当年8月,老公爵就因心脏病突然去世,作为唯一的儿子,Hugh回到家中继承百亿家产,一夜之间成了英国最有钱的90后。

杰拉尔德公爵在2004年接受采访时说他每天都要做3件事:一是经营格罗夫纳集团;二是管理慈善机构,他是150个慈善组织的主席;三是履行他在部队的义务,他从1970年加入军队后,到2012年才退役。

父亲去世使Hugh一夜之间成长,除了回到家族的公司工作,他还继承父亲的衣钵做慈善事业。

老公爵生前的遗愿就是建退伍老兵康复中心,为他们提供创伤医疗设备。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Hugh在2018年6月给英国国防和国家康复中心捐了7000万英镑,这笔善款将直接用于帮助老兵。

他这么有钱,还很专一,至今为止只有一段恋情被曝光,虽然已经分手了,但Hugh的恋爱一谈谈10年,对方是他高中同学,家境普通,堪称现实版的辛德瑞拉。

连那个整天爆英国王室丑闻的《太阳报》也不得不说,Hugh是当代五好青年,一点有钱人的坏毛病都没有。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格罗夫纳家族财富是经过很多代人努力,累积了342年而来的。

来源|杜绍斐(ID:shaofeidu),策划Editor|赵姗、庄薇,排版Layout|王健羽。

30亿欲收购纽卡斯尔 中国富豪有意远赴英超淘金

昨日传出消息,中国房地产大亨许荣茂,正在与英超纽卡斯尔联队洽谈收购事宜,如若成功收购,那么许荣茂就将成为拥有英超球会的中国第一人。

纽卡的现任老板阿什利于2007年初收购球会,但之后纽卡斯尔并未取得理想的成绩,内忧外患始终不断,本月球队主教练基冈又请辞离开,令球迷对俱乐部已极度失望。在这种情况下,阿什利也是无心再继续耗下去,据透露他对球会的最新报价是2.4亿英镑(约30亿人民币)。目前据英国媒体透露的是,除了中国商人许荣茂之外,还有一家英国东北地区的财团也参与到竞购当中来。而另一种说法是,许荣茂还面临5大劲敌,甚至包括了曾长期占据世界首富位置的微软老板比尔·盖茨。

据媒体猜测,许荣茂此次竞购“喜鹊”,是看中了圣詹姆斯公园球场(纽卡主场)扩建以及周边的房地产开发规划等工程。这项扩建计划包括在球场周围新建一系列周边设施,如酒店、地铁站、赌场、豪宅等等,整个计划由市政厅牵头,初步预算为3亿英镑。

如果许荣茂收购纽卡成功,那么这对中国足球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中国球员留洋顶级联赛的机会也会大增,而且也会促进中国联赛与高水平联赛的接触机会。

没人会怀疑许荣茂的财力,只是在足球市场里,收购一家俱乐部需要考虑的因素绝非单单是金钱。作为外来资本,许荣茂首先需要过的是球迷这关,其次就是当地政府这关。这双重阻力表明,许荣茂的收购决不会如杨家诚收购伯明翰那般顺利。

杨家诚收购的伯明翰俱乐部在英国足坛的影响力一直平平,这与他们长期混迹于低级别联赛有很大关系。因此,杨家诚的入主让当地球迷看到了希望,香港商人才得以顺利收购俱乐部。

从俱乐部影响力来看,纽卡斯尔联队超出伯明翰不止一个档次。由于阿兰·希勒、凯文·基冈等一系列名人的出现,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多年来一直位于英超上座率前列。这样的好处是保证了票房,却也决定纽卡极为浓重的本土性。

事实上,18个月前刚刚买下纽卡、如今正想出售的阿什利就是最好的例子。作为伦敦人,阿什利一直无法得到当地球迷的认可,本周末看台上打出“阿什利滚蛋”的标语,更是证明了英国球迷强烈的本土情结。试想,作为中国人的许荣茂,在收购过程中必将面临超乎想象的阻力。

还是以杨家诚为例,虽然伯明翰是仅次于伦敦的英国第二大城市,但伯明翰的足球水平并不高,这个每年生产英国25%出口产品的城市,市民对于足球的关注度和热情都难以与利物浦、曼切斯特、伦敦等足球强市相比。杨家诚的收购也并未在当地造成多大的影响。

“我们只有纽卡斯尔联队!”这是许多纽卡斯尔人颇为自豪的一句话,因为与其他城市有多支英超球队相比,纽卡斯尔只有一支英超球队。实际上,纽卡斯尔联队很大程度上是当地人的精神寄托,当地政府对球队的发展也极为关注。

正因如此,许荣茂的地产商人背景尤其引人关注。英国媒体普遍认为,许荣茂之所以买下纽卡斯尔,是看中了俱乐部位于市中心的球场地皮,其中蕴含了丰富的地产商机。不过,在大多数英国人都将具有百年以上历史的俱乐部和俱乐部球场,看作是文化遗产的背景下,许荣茂将不得不面临来自政府和普通民众的巨大压力。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个人都不清楚许荣茂试图购买纽卡斯尔的目的是什么。作为一个商人,许荣茂的唯一目的应该是通过商业开发获得利润,不过在这个英超变得越来越危险的时刻,许荣茂的行为很让人疑惑。

不可否认,随着法希姆和他身后的阿布扎比王室入主英超,英格兰职业足坛的投资环境已经大不如前。这些怀揣着超越足球本身目的的阿联酋人,正在打破我们以往对于职业足球的一些基本认知。就现在来看,原本商业化程度最高、最被人看好的英超今后将往何处发展,都成为了一个未知数。

所以我首先不看好许荣茂进军英超的原因是财力。即便许荣茂有中国福布斯排名第二的地位,也难以与举国之力的曼城相抗衡。更何况,许荣茂本身是希望通过购买纽卡赚钱的。他不可能将全部身家放在纽卡斯尔俱乐部上,而即便他将所有的资产都拿出来豪赌,也不可能竞争过曼城的法希姆,甚至是切尔西的阿布。毕竟作为一个外来人,他首先会受到当地球迷的猜疑,唯一获得球迷认可的方式便是加大投入买人,这必将迫使他参与到与石油巨富的军备竞赛中。

其次,作为一个商人,许荣茂首先想到的是盈利。但足球经济本身就很难盈利,或者说,很难在短期内收到回报。试想,如果没有美国国内体育投资环境的恶化,格雷泽等美国人恐怕不会进入英超。如果不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阿布、他信,甚至是阿布扎比王室,恐怕也不会买下英超俱乐部。

因此,许荣茂唯一指望的恐怕就只能是借着伦敦奥运会的东风,通过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周边的改造,捞得好处。不过,英国政府和当地民众的阻力却很难让他的房地产计划如愿。

许荣茂真正的困难,实际上还在于一旦他成功收购纽卡斯尔之后,将不得不面临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双重挑战。自从凯文·基冈挂印而去之后,纽卡斯尔球队内部已是人心涣散,许荣茂接手的将是一支完全没有战斗力的球队。而如今的英超再不是昔日理想的投资乐土,许荣茂即将面临的竞争是空前激烈和残酷的。

当年杨家诚收购的伯明翰队实力原本就不强,杨家诚在接手后投入3500万英镑已让球迷心满意足,虽然上个赛季球队降级,但没人会责怪俱乐部老板。而作为一家拥有优异历史的俱乐部,纽卡斯尔一直被球迷寄予厚望。如今,球队无论是实力还是心理状态,都难以强队自居。许荣茂接过的纽卡斯尔,无异于烫手的山芋:若无大手笔投入,球队便难有转机;如若加大投入,许荣茂是否又舍得与英超其他富豪展开军备竞赛呢?

去年杨家诚收购伯明翰时,正是英超声名鹊起之时,理想的投资环境,使英超成为投资者趋之若鹜的香饽饽。今年,随着阿布扎比王室入主曼城,英超的资本竞争态势进一步明显,投资环境也进一步恶化。原本仅仅是一桩生意的足球投资,被赋予了更多、更沉重的内容。尽管许荣茂财力超群,但与阿布相比,与阿布扎比王室相比,许荣茂明显不占上风。而在这样的环境下,要率领一家历史光鲜、现实危险的百年俱乐部创造辉煌,许荣茂缺乏的不仅仅是财力,更有难与其他富豪相媲美的名气。